見証分享‎ > ‎短宣分享‎ > ‎

李嘉慧 - 走出界限線 泰北昌孔服事

posted Jul 15, 2018, 8:20 P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Jul 15, 2018, 8:21 PM ]

這段在昌孔教育中心經歷的日子,給我感覺就像是天父在匆匆決定好各種條件後,便讓我來到一個自己過往未嘗體驗過的地方,讓我看看祂在世上、我過往未知的地方所做的工作。就像是被父親帶到工作場所去見識的感覺。

在這趟旅程中,我覺得天父著重給我看到了祂在他人身上的工作,看到我日常生活範圍以外信靠祂的人,是以怎樣的形式生活,怎樣體現出祂的愛。所以在這段日子之中,我覺得自己更像是變得更加敬仰天父。像是認識天父更多吧。

而我也覺得自己對自己的認識加深了。真要說的話,雖然有點丟臉,不過我發現自己似乎比自己預想得要軟弱吧。首先說身體上的軟弱,我沒想過自己在剛到中心時便生病。我本來覺得自己應當帶著強健的身體到達中心,之後能好好開始適應、工作。但我卻在來時病了,給我感覺自己似乎不是真的有準備好來中心服侍。而在中心生活下來的這段時間裡,像是每天和宿生早起運動這樣的事,我原先也覺得應該只是小事一樁,但自實行起來後便覺得還挺痛苦的。自己時常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能耐面對在中心的服侍。

說到懷疑自己,我也發現自己的意志力沒有自己想得那麼堅強。當我嘗試去跟從人們的一些習慣、嘗試融入中心的人的生活時,或是在教學途中遇見比較辣手的情況時,我的心底也時不時會冒出抵抗、抱怨等負面聲音,讓我覺得自己有很多事都做不來。但當專注力放到了別的地方時,那些難熬的時刻似乎又輕易過去了。自己的意志也經歷了不少磨練。

回頭看來,在這段日子當中,我對於我的對工陳老師一直陪伴著我這事也很感恩。雖然說是工作合作夥伴,但我覺得陳老師和我更像是另一組師生關系。在教學以外的時間,陳老師有不少時間都有陪在我身邊,成為一個我能與之聊天談心、尋求指導意見的存在。明明我最初預定的身份,就是協助陳老師的工作,作為她的左右手。但是我覺得自己一直都在受照顧,並在陳老師身上學習怎樣在中心生活。而陳老師也很大方,雖然我們本來毫不相識,但待我的感覺如關系親近的學生。有她在,也讓我在中心生活得沒那麼徬徨。

而徬徨也是其中一個我來到中心後有的感覺。因為來到中心、來到泰國文化的環境之中,我覺得自己在中心確實適應過來的時間還蠻久的,其實應該有一半的時間都在適應吧。因為有很多在香港生活時適用的習慣、生活、處事方式等,在這邊卻不適用。這邊的許多事物如起居飲食、溝通交流等都和我在香港面對的不同,而我又無法輕易捨棄自己本來的生活形態。我以往又從來沒有過任何跨文化經歷,所以我覺得要融入中心這裡的生活環境實在不是一件易事。

然而我覺得這裡的天然環境,還有宿舍、學校締造出來的生活氣氛很好。我本來預想過,至少就氣候而言,在中心的生活說不定會很難過。但是那樣的時刻其實只佔整天很少部份,在學校裡的時間大多數都很舒適,讓我感覺安舒。另外宿舍和學校造出的基督教氣氛濃厚,除了因為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神的話語、看到和神的作為相關的壁畫外,學校及宿舍的老師們給我感覺都是充滿愛、包融的基督徒。我可以藉由在此受教育的學生身上看出,他們都比較親近神,在一個充滿愛和鼓勵的地方成長。為此,我心裡也有感動,覺得這個學校真是一個很美好的地方。

而來到這個學校生活期間,我的身邊也一直有許多值得感恩的人或事物存在,給了我不少幫助。例如最先我不確定自己能否順利獲取簽證到泰國一事,還好有天父看顧,保守我順利得簽證,不然我到最後也不能得到這麼多體會吧。很感謝自己來到中心之後,有馬老師和美仙老師等同工照料自己——這段期間麻煩得最多的人就是她們,不論是打點我在這邊的生活,還是教導我各種需要學習的事情也是,她們也是不可多得的存在。還有其他的同工們也是,若是我沒能得到來自他們每天的關心、問候,還有在各種與宿生一同經歷的活動中,沒有他們的陪伴的話,也許我會更加難融入這裡的生活、無法輕易體驗到在這裡生活的樂趣。

另外我很感恩獲天父安排,意外地得到一個同齡的夥伴,能常陪在我身邊,作為我一個無話不說的朋友。若不是這樣,也許我在這邊的適應期會更難捱吧。再者,我為有宿生們一直以來的陪伴而感恩。除了因為他們待我也很友善,也因為在學校生活期間,正是看到了他們每天都很堅持、努力不懈地生活著的樣子,才鼓舞了我要奮力跟上他們的腳步,適應在學校的生活。如此數算起來,我在這邊短暫的生活,短暫的人生第一次短宣中,有這麼多恩典臨在我身上,真的很奇妙。所以總括而言,這一次短宣的體驗真的很豐富。

2018 May - Ju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