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証分享‎ > ‎

短宣分享

李嘉慧 - 走出界限線 泰北昌孔服事

posted Jul 15, 2018, 8:20 P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Jul 15, 2018, 8:21 PM ]

這段在昌孔教育中心經歷的日子,給我感覺就像是天父在匆匆決定好各種條件後,便讓我來到一個自己過往未嘗體驗過的地方,讓我看看祂在世上、我過往未知的地方所做的工作。就像是被父親帶到工作場所去見識的感覺。

在這趟旅程中,我覺得天父著重給我看到了祂在他人身上的工作,看到我日常生活範圍以外信靠祂的人,是以怎樣的形式生活,怎樣體現出祂的愛。所以在這段日子之中,我覺得自己更像是變得更加敬仰天父。像是認識天父更多吧。

而我也覺得自己對自己的認識加深了。真要說的話,雖然有點丟臉,不過我發現自己似乎比自己預想得要軟弱吧。首先說身體上的軟弱,我沒想過自己在剛到中心時便生病。我本來覺得自己應當帶著強健的身體到達中心,之後能好好開始適應、工作。但我卻在來時病了,給我感覺自己似乎不是真的有準備好來中心服侍。而在中心生活下來的這段時間裡,像是每天和宿生早起運動這樣的事,我原先也覺得應該只是小事一樁,但自實行起來後便覺得還挺痛苦的。自己時常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能耐面對在中心的服侍。

說到懷疑自己,我也發現自己的意志力沒有自己想得那麼堅強。當我嘗試去跟從人們的一些習慣、嘗試融入中心的人的生活時,或是在教學途中遇見比較辣手的情況時,我的心底也時不時會冒出抵抗、抱怨等負面聲音,讓我覺得自己有很多事都做不來。但當專注力放到了別的地方時,那些難熬的時刻似乎又輕易過去了。自己的意志也經歷了不少磨練。

回頭看來,在這段日子當中,我對於我的對工陳老師一直陪伴著我這事也很感恩。雖然說是工作合作夥伴,但我覺得陳老師和我更像是另一組師生關系。在教學以外的時間,陳老師有不少時間都有陪在我身邊,成為一個我能與之聊天談心、尋求指導意見的存在。明明我最初預定的身份,就是協助陳老師的工作,作為她的左右手。但是我覺得自己一直都在受照顧,並在陳老師身上學習怎樣在中心生活。而陳老師也很大方,雖然我們本來毫不相識,但待我的感覺如關系親近的學生。有她在,也讓我在中心生活得沒那麼徬徨。

而徬徨也是其中一個我來到中心後有的感覺。因為來到中心、來到泰國文化的環境之中,我覺得自己在中心確實適應過來的時間還蠻久的,其實應該有一半的時間都在適應吧。因為有很多在香港生活時適用的習慣、生活、處事方式等,在這邊卻不適用。這邊的許多事物如起居飲食、溝通交流等都和我在香港面對的不同,而我又無法輕易捨棄自己本來的生活形態。我以往又從來沒有過任何跨文化經歷,所以我覺得要融入中心這裡的生活環境實在不是一件易事。

然而我覺得這裡的天然環境,還有宿舍、學校締造出來的生活氣氛很好。我本來預想過,至少就氣候而言,在中心的生活說不定會很難過。但是那樣的時刻其實只佔整天很少部份,在學校裡的時間大多數都很舒適,讓我感覺安舒。另外宿舍和學校造出的基督教氣氛濃厚,除了因為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神的話語、看到和神的作為相關的壁畫外,學校及宿舍的老師們給我感覺都是充滿愛、包融的基督徒。我可以藉由在此受教育的學生身上看出,他們都比較親近神,在一個充滿愛和鼓勵的地方成長。為此,我心裡也有感動,覺得這個學校真是一個很美好的地方。

而來到這個學校生活期間,我的身邊也一直有許多值得感恩的人或事物存在,給了我不少幫助。例如最先我不確定自己能否順利獲取簽證到泰國一事,還好有天父看顧,保守我順利得簽證,不然我到最後也不能得到這麼多體會吧。很感謝自己來到中心之後,有馬老師和美仙老師等同工照料自己——這段期間麻煩得最多的人就是她們,不論是打點我在這邊的生活,還是教導我各種需要學習的事情也是,她們也是不可多得的存在。還有其他的同工們也是,若是我沒能得到來自他們每天的關心、問候,還有在各種與宿生一同經歷的活動中,沒有他們的陪伴的話,也許我會更加難融入這裡的生活、無法輕易體驗到在這裡生活的樂趣。

另外我很感恩獲天父安排,意外地得到一個同齡的夥伴,能常陪在我身邊,作為我一個無話不說的朋友。若不是這樣,也許我在這邊的適應期會更難捱吧。再者,我為有宿生們一直以來的陪伴而感恩。除了因為他們待我也很友善,也因為在學校生活期間,正是看到了他們每天都很堅持、努力不懈地生活著的樣子,才鼓舞了我要奮力跟上他們的腳步,適應在學校的生活。如此數算起來,我在這邊短暫的生活,短暫的人生第一次短宣中,有這麼多恩典臨在我身上,真的很奇妙。所以總括而言,這一次短宣的體驗真的很豐富。

2018 May - July

陳艷玲 - 再思緬甸之旅

posted Jun 25, 2012, 7:57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Jun 25, 2012, 7:58 AM ]

剛剛從緬甸回來,緬甸這國家,我對它很陌生,不熟識,若談到令我注意的,就是「昂山素姬」之事蹟了,但也只在皮毛,也沒深入瞭解。

 

緬甸,這塊土地懷著很大的需要——神學教育、華語教育、教會探訪、宣教士的關懷,以及戒毒事工等等。當然以上也只是冰山一角,我們這次緬甸行,也只碰到一小撮而已。

 

我在思想,這次緬甸行,有甚麼是神給我要繼續做的呢?為何神讓我看見緬甸之需要,到底我要做到那個程度才足夠呢?當然這只有禱告神,由神告之了。

 

緬甸,是個封閉國家,現在稍微打開了點點,而這一點點,卻看到當地的基督徒也在把握著,一點也不鬆懈。栽培的栽培,作工的作工,彼此緊緊連繫,為的是神國度的推展。

 

緬甸境內超過150個族群,除了緬文外,有些群族有他們的語言和文字,但也有沒有文字和語言的族群,他們都受著其傳統的影響,對於福音,還要一步步地開墾。所以那個神學教育顯出其重要所在,透過培育不同的族群,當他們學成後,回到自己的族群裡,不論是教導牧養、或是傳福音,他們都可以把福音傳回到自己的族群,起碼能同聲同氣,能消除當中的隔閡。當然,神學院需要好的師資前來教導這群願意獻身的神學生,讓神學生們能在信仰、聖經知識上扎根。

 

的確,每個族群都擁有自己的文化和傳統,然而,當我們探訪某些村時,聽其家人的訴說,有些村民的家人受著邪靈所影響,卻不自知。此外,我們所探望的家庭,各個家庭都懷著不同的需要,他們需要牧養、他們需要關心、也需要鼓勵和肯定。即使我們只停留短短的時間,卻也帶給他們點點的安慰,其實聞者心酸,緬甸這地的需求如此大,卻因著種種因素,信眾時而不能自由地參與崇拜,甚至被迫連夜奔逃,主耶穌卻是他們唯一的倚靠,他們仍倚靠主而過每一個日子。

 

教育事工——華語教育,可以透過這些小小的學生傳遞福音的信息,而讓其家長來信主耶穌。這小小的教學,卻能把福音的種子栽種在小小心靈裡,再由他們傳給家人,真是奇妙。還有一個奇妙之處,就是這華文教導的同工,有不少是從這華文教育培育出來,後來願意獻身給主使用的呢!

 

以上小小的分享,不足代表緬甸之需要,我們仍有很多是未知之數,這土地仍需要不斷的開墾,讓我們先為緬甸這塊土地之需要代禱,從而看看神之帶領,也許有日,會踏上這塊土地上,為主作工呢。
 
Jun 2012

劉秀英 - 木棉花之都

posted Jun 25, 2012, 7:56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上月我與浸信會差會的一位女同工,到木棉花之都完成了幾天的學術交流。能再次重踏舊地,與當地的領袖們會面及有學習交流,真是十分興奮。相隔一年,與他們再次碰面,就如與老朋友重逢一樣,彼此問候,十分親切。

這次的學習交流,我們一共要負責三個科目,我要負責兩個科目。一科是「耶穌生平」,另一科是「教會生活」;兩個科目都是我第一次講授。在出發前,因要預備這兩科的材料及備課,使日間工作安排上有了點緊迫;但看到他們學習時的認真和謙卑,就算辛苦,內心也感安慰和值得。回想之中,這次行程給我三個感恩的體會。

第一、在教學服事上,最辛苦不是講課的時候,而是搜集資料、整理、及預備的過程,這對我這有限能力的人來說,是最艱辛的過程。此過程就如預備講章一樣,都是要費上許多心力。要消化資料、要構思內容、要灌通脈絡;所以在講授時,雖只是每節三小時半的內容(我要負責五節),但之前的預備,就如孕婦生產之前,需要懷胎十月一樣的艱辛。雖然如此,我仍願意付上,因為從學習的角度上,最終得益者不單是來聽課的人,而是自己得到餵養和教導,這確實比他們更受益得多。

其次,雖然此時還不是夏天,但氣溫也高達三十度以上。在這酷熱的環境下上課,已是一個頗大的挑戰和考驗,而我是安排在下午授課,所以對聽者都有一定的難度。感恩的事,大會想得非常週到,為免聽者聽得「頭頭是道」(會睡著),刻意地安排他們在午飯後,有兩小時的休息或午睡(我們是下午二時半至六時上課的) 。這個安排真是不錯,他們不單有精神上課,而且很專心,反應也很快。何出此言?原因是,我是用普通話授課的。對於一個不以普通話為母語的我,對一些不常用的詞語發音不太準確,所以當我偶爾將字彙的小發音讀錯時,他們都會合力幫助我糾正發音。這樣的錯誤,原來既可以測試到他們是否留心聽課,也可以幫助自己糾正發音,真是很有趣和收到教學相長的果效。

最後我要感恩的,原本並沒有刻意的記下,只是在安靜下來整合的結果。原來這次在單程的交通上,我用了五種不同的交通工具,及需要整整一天的時間才到達目的地。當天我是從早上七時出門,直到零晨十二時才到達木棉花之都;在交通上我接駁了地鐵、長途巴士、飛機、火車及私家車等交通工具。對我們來說,一天內要乘坐五種不同的交通工具才能到達目的地,這種外遊經驗是史無前例,回程也是一樣的安排。也許我出門不算多,但這次真令我們十分深刻。可能你會質疑是否我們安排不週才會這樣?但我只可說,按這個座落偏遠的地點來說,這已是一個最好的安排了。無論如何,平安不是必然的事。神讓我們這次平平安安的去,也平平安安的返,也無經歷任何驚險的意外,這已是感恩不已的事了。

 
May 2012                    

周道欣 - 堅信自己的信仰

posted Mar 2, 2012, 11:22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Mar 2, 2012, 11:27 AM ]

今次是我第一次去普寧短宣,起初開會時,還是抱著去遊玩的心態。到出發前一晚我靈修時,看見一句金句說:「主,願你開啟我的眼界,看見傳福音的意義與挑戰。」看後,不斷禱告祈求。去到大壩堂的第一天,看見當地青少年的投入與期待,我被感動了!到第二天我帶領遊戲、唱詩歌和行區觀察活動,看見我組一些青少年的投入思考與觀察、堅信自己的信仰,我深深感受到傳福音意義。

在行區途中,跟其中一個組員聊天,了解到她在班上只有她一個人信耶穌,但她不但沒有因此而否認自己是基督徒,反而勇敢地向身邊的同學傳福音,聽到她的見証後,實在給我很大的提醒。她在這麼困苦中仍能堅守對主的信心,為著主努力去傳福音,我感受到主的大能和帶領。我心想自己也要跟她學習,在朋友中傳揚主的愛和主的話語,說述主的榮耀。另外,營會中有一些年紀較小的參加者,他們是不太了解什麼是救恩,但是他們卻感受得到耶穌是信實的,是會聽人禱告的。聽後我感到主在這些小朋友身上滿有作為。

在這次短宣中,我很開心和感動!同時也學習到對主要更有信心和堅持。將來我也會參加教會短宣活動,因為我想傳更多的福音給別人聽,分享主愛,了解不同地方的需要。短宣讓我感到神的帶領和同在,營會領遊戲前我不停地在心裡禱告,結果我在不害怕的情況下完成了。神的恩典夠我們用!感謝主。
 
2009 Aug

陳穎聰 - 青少年的靈命

posted Mar 2, 2012, 11:22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Mar 2, 2012, 11:27 AM ]

耶穌升天前矚咐門徒:「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太28:19)。傳福音是每名基督徒一生的責任,在這次短短四天的宣教旅程中,我更感到自己責任重大。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短宣,目的是替普寧大壩堂舉辦兩天的青少年營會。我跟表哥朱梓騰(朱仔)和潘傳道(Justin)負責第一天下午的活動,同時我們要在部分活動中帶領一組青少年信徒查經。神在這次短宣中賜給我平安,沿途的天氣也不錯,活動也舉辦得很順利。除此之外,值得感恩的事情還有:

一、普寧青少年的活力。不論是同行的會友,抑或無甚經驗的我,在大家一同唱詩及玩遊戲時,他們均覺得十分快樂;在查經分享時,他們專心跟我們領受神的話語;表演短劇時,他們充分顯示出無窮創意。

縱使他們的年齡差距頗大,但他們渴望在基督裏成長的心,我是看得出來的。

二、神給予我的信心。經過幾天前的青年營會後,自己當遊戲主持時也不會有什麼顧忌了,在短宣時也能以普通話帶領當地青少年玩「傳數字」遊戲,這必然是神的保守,而不是靠我獨力完成的。而且,在第二天營會的下午,我更向小組中的五名年輕人以「福音橋」講述「救恩」的意義,他們都明白了。能夠代表主耶穌在普寧傳揚祂的福音,實在是神的安排!

這次短宣之旅,讓我知道神不斷在普寧這個小市鎮裏作工,使更多的青少年的靈命在祂的愛中長大,成為討神喜悅的信徒。
 
 
2009 Aug

王建韜 - 傳揚主福音

posted Mar 2, 2012, 11:21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Mar 2, 2012, 11:32 AM ]

我想大家也曾經有第一次的經歷吧!今次亦是我的第一次到普寧短宣,以我感到懼怕。我不道大家是否認識當地的屬靈生活,內地法律,宗教是自治的,即表示信徒們不可以在教會以外傳福音。

這次,我們到大霸堂忙。進行了兩天的青少年營。營會共有五組,平均每組有二至三位導師。當我們接觸他們的時候,發現很多青少年都是由父母帶他們到教會的。雖然營會初期他們在遊戲環節中都不太投入,但在後來的短劇表演中他們卻很樂意一起表演。

到了第二天,我們在同心敬拜時,我留意到各人都開始變得主動起來,例如:在遊戲時間,他們都很主動和投入,這使我感受得主的大能。

在社區觀察環節,我們很清楚知道區內相信主的人是少之又少。在沿途中只有大堂一間教會,而拜偶像的廟宇卻此起彼落,還有我們也注意到當地居民大多是『無所事事』,比較清閒。

在營會的查經時間,我們發現他們不太明白救恩的意思,經過我們組內的弟兄解釋後,都一一立志接受主的救恩。
 
在此,我希望各位可以為他們祈禱,使他們能夠明白主的愛,還可以傳揚主的福音.
 
2009 Aug

1-6 of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