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証分享‎ > ‎浸禮見証‎ > ‎

鄭以樂 - 科學鑑定不了神的愛

posted Dec 24, 2018, 1:42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Dec 24, 2018, 1:43 AM ]

      如果你問我,我加入了教會有多年?旁人通常都會為我搶著答:「她從小跟家人到教會,只是還未受浸而已!」。我敢對著與我同席中浸禮班的同學說:「雖然我比你們早到筲潮浸,但我一定係我們當中最不夠虔誠的一位!」

 

        是的,從小當我決志,我的心只想著我們中國人一句說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所以十多歲的我就「傻更更」為了家人開心,我就答應我會決志。其實我初初只是本著「寧可信其有」的心,見家人都參與事奉,我就覺得我都應該要。見到我摯親愛的阿姨唱詩班,所以我又想唱詩班。十多歲的我混混噩噩都不太記得了。只依稀記得雖然有一段時間信仰生活好好,但到大個的時候,可能人的行為和當時的愚昧,就開始對信仰起了問號。

 

        20 歲,要決定到美國讀書,所以就決定浸禮,希望家中長者得以放心,其實我自己就不太願意。但既然決定了浸禮,就努力上浸禮班,希望可以浸禮。雖然在離港的時候都未想浸禮,但是當準備所有東西直至去到美國的時候,我感到無比的平安,無比的安心。這些都是我對天父好感恩的,因為我知道都是衪的保守我才可以如此平安地離港,到美國又可以堅強面對,這全都是因為衪住在我心中。但想不到的是,學校居然要求學生121 日就要到學校。當時的我就覺得「避過一劫」——不用浸禮的想法,然後就不帶一片雲彩到了美國。

 

        在美國這幾年的時間當然開心,在美國的一片天都是屬於我自己的。雖然心裏無忘記自己是信神,但好多想法好多行為都是偏離天父的教導。我會覺得星座是一門勉勉強強的統計學,是「Pseudoscience」,點解不可以讀讀星座日程當娛樂呢?風水可以是勉強說是「幾何學」,幾何就是數學呀,但當然算命又是一門「Pseudoscience」,點解不可以讀讀又幫自己催吉呢?唯獨我和我一家信的上帝,眼又看不見,歷史又難鑑定,但我們卻只可以信衪呢?雖然我心裹仍有耶穌,但我想我都變得不太虔誠了。我好想有人可以用科學去說服我,令我可以好像小時候別無猜疑的去相信。

 

        直至2018年,我相信是我在信仰上最大挑戰的一年。當然我仍然是抱住不太相信的心,但我仍然會祈禱多謝天父給我每日都平安。但到5月的時候,家人致電給我告訴我婆婆確診癌症一事。本身已變得不太相信的我就祈禱:「點解是婆婆?她十分虔誠!更應該有病的人是我呀!我決定以後都不會再信祢!我以後都不會再祈禱!」

 

        20186月回港,陪婆婆進行電療。每一日我在香港,見著家人對神的信心,我就很忿怒,我對天父的忿怒是無比的辛苦,但我就是吞不下呢一口氣。家人有勸我,星期日到教會見到我婆仍然與舊時一樣,有講有笑,仍然十分活躍,有幾刻我望著她的身影,我心裏亡聽到一把聲音跟我說:「你婆婆還好好的,你還是軟下心來吧。」但我的回答是:「我婆婆仍然是有病,仍然是會離開我呀!」直至到婆婆電療中段,有一晚我望著她已熟睡的背影(因我們倆是睡在一起的),我就心裏想:「既然婆婆是當事人,她都

 

無怨天父,我是不是都不應該惱怒天父呢?」然後我又祈禱:「天父天父,我決定不再惱怒祢了。但要我信祢,祢要為我做一個神積,祢要醫好婆婆。」我不知道天父對我的回答,但是當婆婆做完電療之後,她的驗血報告等等都變得與正常人的一樣,我就信了,這就是天父為婆所做的神蹟,但我知道婆婆一天影腫瘤的影片還未出來,醫生還未確認腫瘤已受到控制,天父的「神蹟」都是未確實的。

 

        到了今年9月頭,我剛回到美國開學的時候,家人就宣佈婆婆的腫瘤大了。但我第一時間想的就是12月要回來浸禮,在婆婆走之前可以見證。我對天父祈禱:「我說不再惱怒祢,就不再惱怒祢,求祢讓家人心裏平安,讓婆婆不用受很大的痛苦。奉主名求,阿門。」

 

        雖然我覺得不太虔誠。但我10月回來探婆婆的時候,我見到一幕幕的聖經故事在我眼前出現。婆婆對上帝的信心令我不再惱怒天父,我學懂了原諒別人707次。當我們全部人都圍著婆婆,向她道別,但醫院都不准婆婆轉到私人房,好讓我們可以一同送婆婆走,我覺得就好像耶穌在馬糟降生一樣,我們好多人都圍住婆婆的床送她上天堂一樣。最後,在喪禮上,每人到來送婆最後一程,有一部份朋友都要在後面站著,而座位都讓給有需要的人;程序表都不夠派給所有人,但大家都讓自己的出來與坐旁邊的友人分享看,我覺得好像五餅二魚在我眼前出現一樣!

 

        經歷過2018年這一年,我不單學會了順服,知道天父的安排是最好的。更學會了原來信不一定要有科學的支持,因為聖經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如今我婆婆離去了,而我也確信了主,但我信得太遲,我就覺得婆婆的離去是為了讓我相信,那我早就應該信耶穌為了我們的罪為我們釘十架。幸好有了信仰,我確信我會有一天與婆婆天家再相見,我們不會再分離。我好期待與婆婆再相會的一天。

 

        若果我是婆婆最初回到教會的原因,婆婆就是令我確信主是我的拯救的人了。

Xmas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