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証分享‎ > ‎浸禮見証‎ > ‎

林祖儀 - 神不斷給我機會

posted Dec 22, 2012, 8:16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信主之前的我

我在廣州出生,無憂無慮的童年是在廣州渡過的。小的時候自己就是家裏的小公主,什麽都有,什麽都不用擔心,父母叔叔嬸嬸都會幫我安排好一切。從來不會也不懂去想自己的人生。十四歲那一年,我的人生有了第一個轉淚點,從廣州來到香港跟爸媽同住。那時候,環境有了一個很大的轉變。住的房子,小了很多;家裏經常只有自己,父母要上班。以前的大家庭不見了,爺爺奶奶,哥哥,叔叔嬸嬸,工人姐姐都不在身邊,一個朋友都沒有。父母也不曾在香港受教育,親戚也住的比較遠,所以一切好像就只有自己去面對了。從找學校,讀書,認識新朋友,待人處事都要自己去想辦法。心慌慌地,也得去面對一切,就從別人身上學。我在香港讀的第一家中學是北角的蘇浙公學。那時候,有一位數學老師向我傳教,給我聖經金句卡,我就認識了神,但我不懂那究竟代表什麽。

 

信主的經過

讀了蘇浙半年,我就換學校了。考了去鰂漁涌的嘉諾撒書院。那是一家天主教學校,宗教科是必修的。自己有幸接觸到聖經,知道更多關於神的事,但還是不懂。中四的暑假,爲了在會考考好宗教科,我跟了一個傳教的姐姐去教會,參加了栽培課程,加入了青少年團契。在那裏,我有了更深的體會。為什麽基督徒總是那麽的喜樂,大家都充滿信心,互相幫助,像一家人似的?在栽培的過程中,我慢慢從新認識我所讀的神。終於在栽培的最後一課(那是830日),我被神所做的感動了。看著神被釘十字架還為了那些傷害祂的人祈禱,愛你的敵人,那不是人可做的,只有神才有那種氣度,才能做到。看著神被釘十字架的一刻,我不斷地流淚,我的心門終於打開了,那一刻我就決志信神了,要跟神的道去做,那就是我人生的指引。神就是我的老師了。

 

信主之後的改變

信主以後,我凡事都求告神,不再害怕,依靠著神去面對人生當中的各種問題。對我來說,神是很慈愛的,很奇妙的。我從小就學彈鋼琴,喜歡上音樂課。來了香港,爲了要追上功課,有幾年的時間沒有去練習。爸總是覺得學音樂的賺不了錢,所以不支持我考演藝學院。一直讀理科的我,在中七考大學的時候,還是有報讀音樂系。筆試通過了,但是面試失敗了。有一家大學要求彈奏一曲,我覺得大家都會彈古典音樂,我就用電子琴把一首古典音樂改成現代的風格。表演以後,效果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麽理想。三位教授都一直認同古典就是古典。另一家大學面試的時候是不用演奏的,也是三位教授,他們問了我不同的問題。爲什麽你要讀音樂系之類的問題,開始的感覺還好,問答似乎順利。但是最後的問題,我就跟三位教授持不同的意見。他們問我:“你數學成績很好,讀音樂應該不行,對吧?”

 

他們一致認爲音樂是感性的,而我的理性和邏輯思維會大大影響我學音樂。我持相反的意見,我覺得兩者沒有太大的衝突,反而我覺得樂理也像數學那樣,可以計出來的。我還跟教授們說我考樂理和八級鋼琴也一樣取得優良成績,我覺得兩者(感性和理性)是可以同時發揮作用的。最後真的失敗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哭得最厲害的。最終讀了商科。我一直不斷的求告神,問神我是否真的不適合音樂。在讀大學的期間,神不斷給我機會,在兒童機構和琴行開班教琴和搞不同的音樂活動,也和同學在中環大會堂搞音樂會。我也一直在努力當中享受神給的音樂。出來工作以後,就慢慢減少了音樂方面的工作和活動。但我的心還是有時候矛盾的。究竟要不要全職做音樂方面的工作。有一次在網上看到,珠海有一家美國政府資助的國際學校請音樂老師,我就沒想太多去應聘了。我求告神說,一切就讓神去安排。跟美國的校長見面以後,真的感謝神,我受聘了。我覺得這一切都很奇妙!我不是讀音樂系也不是讀教育,英語也不是我的母語,但竟然就通過了面試,那時候我才開始害怕要怎麽去教。我每一天都去祈禱,求神賜予我智慧去教學。我的學生來自十幾個國家,年齡由3歲到12歲。由於學生人數不多,整個學校才四十幾個學生,所以只有我一個音樂老師。我們是小班教學的,有的班上有不同的年齡組合,但我要跟著美國學校音樂課程的大綱,然後自己去編排每堂音樂課,還有怎樣去考學生然後評分,而且每年要搞兩次大型的表演,所有學生都要參加,家長們和他們的朋友就是觀衆。這對我來說是人生中一個超大的挑戰。但這一切,只有神才可以順利完成。這簡直就是在我人生當中的一個神跡。感謝神給了我這麽美好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