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証分享‎ > ‎浸禮見証‎ > ‎

林敏斯 - 幸福並不是必然的

posted Dec 22, 2012, 8:14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我的人生從小到現在都可算是十分幸運和順利,無論在婚姻、家庭、工作、和朋友各方面都很美滿。生長在基督教家庭,,打從小學階段開始,我外婆、媽媽和舅母已斷斷續續地帶我返筲潮浸。

 

18歲往美國升學,完成學業後便順理成章地在當地工作,還認識了我的先生(Sam),轉眼間就在美國生活了十三年。 2002年底我們懷著信心、決定回流香港,但返港後不久便遇上沙士爆發潮,我們的那份信心被動搖了,反問自己是否做了錯的決定。

 

在這經濟低迷的環境下,我出奇地很快便找到 一份十分合適的工作,當時真的有點兒難以置信,而我先生的工作項目也得同時順利展開,感謝主! 我倆的新生活便幔幔紮根下來。回顧返港後的9年裏面,任何事情都頗“得心應手”,真的…真的找不到更貼切的形容詞。但可惜,“幸福並不是必然”這個道理我終於領悟到了…

 

過去幾年,我的右眼近視度數慢慢減少,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是什麼大問題,連視光師也認為這是“老花”的現象。但直到去年9月,我右眼的度數由以往的450度變成0度,近視不見了!  當時心裏突然有一種很奇怪和不妙的感覺,馬上便安排做眼科檢查,醫生說我的右邊眼球凸出(連我自己也察覺不到)和眼底黃斑點隆起, 接著他面色沉下來地對我說:“明天入院作詳細檢查吧!”醫生判斷我不是眼晴問題,而可能是有腫瘤把我的眼球向前推,但要通過磁力共振測試來確定腫瘤的位置和類別,當時的心情沉了下來,還以為自已在夢中! 但不是夢,報告證實我右眼球後長了一個2厘米的腫瘤 (差不多相等於眼球的大小),正正壓著我的視覺神經,並慢慢把眼球向外推,這同時也解釋我眼睛度數變少及多年來頭痛的原因。當晚從醫院回家途中,腦裏不停地想著我的家人,特別是我兩個當時只有6歲和4歲的女兒,如果我走了,她們沒有媽媽照顧,生活會變成怎樣呢? 我先生能應付嗎?

 

大哭一整晚後,第二日起來總是要面對事實。我先生為我安排約見了不下十位專科醫生,了解醫治方法。雖然這個腫瘤屬良性,但其位置在眼窩骨內接近小腦,若切除腫瘤的過程中損壞到視覺神經,我便會永遠失明,是一項大手術。由於眼窩腫瘤的病例在香港不多,要找在這方面有經驗的醫生實在很困難。感謝主! 最後我在好友VivianNurse Cara的協助下,終於找到了三位醫生為我做這個手術,這個團隊包括謝國璣醫生(眼科)、鄒德根醫生(口腔脥面外科)、林美倩醫生(麻醉科)。在第一次診症時,對他們產生了一份無比的信心,感覺好像想把這件事情完全交托給他們一樣。無獨有偶,他們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我深信這是神為我安排的一切、把我帶到這裹來! 20111011日,手術過程很順利,視力得以保留。

 

雖然手術後的疤痕令我儀容改變了,但這次人生經歷實在令我護益良多。深深感受到我先生、 家人和摰友的關懷是何等溫暖。還有,就是鄒德根醫生的一番說話:Sue,天父把你留下來,有衪的用意,也有用得著你的地方!”這番說話對我有很大的啟示。 一路以來豐足和幸福的生活,令我完全忘記了要珍惜我所擁有的、忘記了感恩、更壞的是…我忘記了神。藉著這個苦難,神把我再一次帶回聖殿裏面,還有我的家人,一同學習祂的話語。

 

20111231日,手術後兩個月,我在潘新良先生,嚴海強弟兄,和郭美思姊妹的見證下,決志信主,重整人生觀,開始我屬靈的生命,亞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