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証分享‎ > ‎浸禮見証‎ > ‎

薛文康 - 神的恩典

posted Dec 22, 2012, 8:05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神的恩典,我從小就認識主,聽耶穌的故事,學習聖經的話語。事實上,在一個傳統香港家庭長大的我,給其他宗教影響,跟從家人入廟,上香、拜神已成為我生活的習慣。正因從小都就讀基督教學校的緣故,對主的認識是日日加深。1983-84年是我人生的轉捩點,那年我剛十五歲,由一間天主教中學轉入讀一所基督教中學;剛巧是中三那年,藉着幾位基督徒的老師和師兄,與主的關係更進一步。就是在没有任何的阻力下,我决志信主,就在那年的聖誕節成為一個基督徒。

 

整整信主三十年的光景,由1987年離開香港到美國求學,至2002 年回港居住,我的基督徒生命可算是有起、有落、有熱心時,有灰心時。雖然我與神的關係忽冷忽熱,但是,我知道神都常常看顧我,看守我路。這些年來,我知道神是沒有離開過我。只有我離開衪。感謝主,在回港10年內,衪賜給我兩位可愛的女兒,有一份對環保可作出貢獻的工作, 和一位非常聰明,能幹的妻子。

 

2011年,我和妻子有一個很大的考驗,她生了兩個女兒後,右眼原有的四百度近視,視力越來越好,甚至連眼鏡都也可不戴。當時,我們不以為意。有一天,她心血來潮,要找一位眼專科醫生看看,第一位醫生看不出什麽。剛巧,我和母親討論此事,她在父親的醫生名冊上找到幫他治白內障的大醫師,神的帶領下,醫生診斷我妻子這是非一般的眼疾。說時長,話是快,我們馬上安排入院作詳細檢驗。當夜留在醫院等待結果的數小時,如同等了幾年的感覺。醫生終於來了,眉愁心鎖的他,帶着多張頭部磁力共振的照片來,我們心知不妙,醫生說她眼球後有一顆直徑1.7厘米的腫瘤,大小如同眼球般,當時晴天霹靂,只問如何是好,但見瘤子位置,真是叫人難以接受。經過兩星期的尋根問底,見了多位專家醫生,都是叫人恐懼和害怕。因為,手術都要在頭顱入手。回港後,我經常在內地工作,在香港認識的朋友是甚少的,但是,就是那我那僅有的一位回港後認識的朋友,當夜極力阻止我给一位他認識的腦外科專家為我妻子動手術,因為,這醫生間接害死他的嫂子。我心變得更亂,淚也忍不住流下,我唯有禱告,求神指引。我們最终否定了腦外科手術。神另外的一個考妙安排,在這麼多年來,我妻子回港後認識的一位女同事,她介紹了一位眼科醫生给她;經謝醫生診斷下,治此病乃是他最强項的能手,每年處理香港僅有的數宗。當時心裡如釋重負,知道神已回應了我的禱告。更好的,神帶領我們到這兩位虔誠信主的醫生裡,另一位鄒醫生對我們說:「當神用得着我們時,衪會留着我們在世上繼續生活,貢獻社會。」我妻子聽了這話後,打動了她對神的渴求。2011年十月,手術動了,非常成功,我妻子完全康復,只是臉上留了一條淺淺的傷痕。但在我心裡,主卻為我留下了深深的感謝。她亦開始對神給她恩典作回應。再次感謝主,岳父岳母是筲潮的老會友,她願意立志歸主,而我更藉此見証和神的關係,再一次的立約,再一次的决志,不會放棄與主親近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