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

每週文章

改變我

posted Dec 23, 2015, 5:06 P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Dec 23, 2015, 5:06 PM ]

[ 周君善 ]

今年12月初教牧同工到嘉諾撒靜修院作兩日一夜的退修。我在靜修院的圖書館中拿了一本個人靜修手冊作個人安靜。在書中記載了一個這樣的故事:


有一個敬虔的人在寫他的自傳。在年青的時候,我向上主禱告,說:「主啊,給我能力去改變這個世界!」因為我看每一個人都看不順眼,我是一個有遠見有使命的人,我想要為上主做點事,我要改變這個世界。


當我比較年長,人比較成熟的時候,我這樣祈禱:「我似乎想得太簡單,原來人生中很多事情的出現是我無法預計,我上半生的努力都不能改變絲毫的事物,要改變這個世界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向上主這樣祈禱:「主啊,給我能力去改變那些我經常接觸到的人,就算只有我的家人,也就足夠了。」


當我到老年的時候,我才發覺,原來要改變我身邊的人也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情,我是誰?我哪有能力去改變他們呢?於是我醒悟了,如果我一生中可以改變我自己,就算只有我自己,也已經很好了。我向上主祈禱:「我現在才知道,我最需要努力的事不是去改變世界、去改變別人、而是改變我自己,求主幫助我,給我能力。」


上主回答他:「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如果你一開始就這樣禱告,事情的結果會不一樣了。」


這是一個傷感的啟發故事,傷感是當這人知道自己應該要做甚麼的時候,他已經沒有時間了!這個故事相當有啟發性,如果我們真的想改變世界,我們要先改變自己。如果我們真的想要改變我們身邊的人,我們要先改變自己。人很容易會看見別人的問題,卻沒有發現自己才是真正的問題,是自己令到這個世界不夠完美,是自己令到身邊的人不夠和諧。耶穌一針見血的去比喻這個實況:人常看見別人眼中有一根剌,卻看不見自己眼中有一條樑木。所以,我們應該努力的方向是不斷自我反省,使自己更好才是改變自己的家,及改變世界最好的方法。

 

在香港社會,到處都有人批評。無論在地鐵、在巴士、在酒樓,都聽見有人對世界、對政府、對自己的仔女、親戚作出狠狠批評的說話。似乎這個世界的問題都是政客攪出來的,家庭關係的不和都是別人的過錯及別人的不體諒。也許,政客真的不值得我們的支持及維護,也許,家人的行為真使我們恨之入骨;如果,我們自己也學像那些有問題的政客一樣橫蠻無理,如果,我們也學像那些使我們憤恨的家人一樣破口大罵,這世界只會因為我的出現而更加惡毒、更加分化。


幸好我們的天父並不像一般人的想法,祂知道世界需要改變,也知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需要改變,所以祂差遣祂的愛子耶穌來到世上。耶穌沒有被世界的政客及有權有勢的人所同化,也沒有被自私自利的人所渲染,祂給我們最好的榜樣是:做好自己。




愛得及時

posted Dec 17, 2015, 6:52 P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Dec 17, 2015, 6:52 PM ]

[ 范斯琪 ]

最近看了德國超市EDEKA上傳至網路的廣告,這部催淚的聖誕短片發佈了短短兩星期,點擊率已超過4千萬。廣告播出後,在坊間也引起了不少迴響。短片中,一位獨居老父,滿心期盼在聖誕節能與忙碌的子女相聚,但他的子女實在是「太忙」了,所以每年聖誕,老父總是孤獨地吃著一個人的聖誕大餐;就這樣,一年又一年過去了……

 

      然後,就在臨近聖誕的某天,他的三名子女分別收到老父的「死訊」,於是,大家紛紛從外地回家奔喪。這時候,他們才懂得失去的傷痛…… 正當眾人踏進老父家中時,卻發現飯廳的餐桌上已點起一根根蠟燭,餐具也擺放整齊。大家正感到疑惑,老父竟緩緩從廚房步出,然後一臉無奈地說:「我還能用甚麼方法把你們都帶來呢?」影片到最後,是在一片溫馨祥和的氣氛中結束。老父與家人團聚,大家舉杯歡呼,一家人度過愉快的一晚。

 

      不少看過廣告的人,都紛紛在網上發表感言,有網友形容它為「史上最悲傷的聖誕廣告」,亦有網友形容它為「今年最溫馨的聖誕廣告」,更有人在看過廣告後,更改機票,只為了增取多一點時間與家人相聚。不過,也有不少網友認為老父的玩笑開太大了,竟然用自己的「死訊」來換取家人的相聚,也不理會家人收到消息後的感受。坦白說,誰會想用這種方法來見自己的親人? 老父的心情又有誰能理解?

 

      短片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老父流露的落寞神情。其中有一幕,老父在獨自料理晚餐,看到鄰居的兒孫衝上去擁抱鄰居時,他面上所流露的孤寂,雖然只有短短兩秒,卻足以讓看的人禁不住心酸。這情景讓我想起已過世的嫲嫲,當我們外出或回家時,總看到她靜靜站在窗前,待我們望向她,她便會向我們揮手。還記得每次與她傾長途電話,她的第一句說話必定是:「妳甚麼時候回來?

 

       另一個讓我感動的畫面,便是當兒子看到父親開懷大笑時,面上所浮現的笑容。那個笑容,是金錢買不起的。那個笑容好像在告訴老父:「你還在,這才是最重要的。」那個笑容好像也在告訴他自己:「幸好我沒有錯過這一刻。」今天,你可知道,甚麼才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又有甚麼是你必然不想錯過的?

 

      或許你並不是一個父親,卻一直生活在孤單中;或許你並非忙到沒時間照顧父母,卻忙到沒有了生活;或許你並沒有錯過重要的人,卻吝嗇地不願多留一點時間給主。弟兄姊妹,不論是愛自己、愛身邊的人、或是愛上主,你有「愛得及時」嗎?

閤府統請

posted Dec 14, 2015, 12:58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Dec 14, 2015, 12:58 AM ]

[葉穎麟]

近日常聽到(至少是筆者常聽到)身邊的弟兄姊妹討論是否應該「分齡崇拜」,意思是教會是否應該按不同年齡的信徒設立不同的崇拜,正反的聲音各有千秋。有的認為,不同年齡的信徒都應該有屬於他們的崇拜,無論是內容,形式等等,都要切合他們的需要;另一方面的聲音卻支持教會的崇拜應該是教會整體性的聚會,不應該把信徒分成一堆堆進行崇拜,這樣只會令跨代問題更加嚴重。

 

       不少外國教會或香港某些教會,都會讓不同年齡的信徒一同參加崇拜,當中也包括了小朋友,他們的做法是讓小朋友一同參與在唱詩的部分,然後會讓小朋友到其他地方去學習聖經,而會眾就在禮堂中繼續崇拜。這樣,小朋友就會從小可以「淺嚐」崇拜的味道,當他們長大後,就不會對崇拜感到陌生,因為自小就有這個崇拜的經驗。在天主教的彌撒中,小朋友不論幾多歲都會一同參與整堂的彌撒,筆者參加過至少三間不同天主教堂的彌撒,都是一樣的。當然,太小的嬰孩在彌撒中有時的確會做成了一點點的聲音,通常家長們都是自覺地把他們抱到聖堂外去「安靜安靜」。或許我們會問,這樣不會令人覺得騷擾嗎?筆者的反省是:「電話響咪仲煩?!遲到咪又係騷擾?!」抱歉這樣似乎帶有一點貶意,但甚麼東西才真正在騷擾我們崇拜?

 

       另一方面,教會無所不用其極地鼓勵年青人要「返」崇拜,但都好像不是太有果效,筆者認為歸根究底是我們沒有從小給他們正確的崇拜教導,包括讓他們從小就參與在我們當中。而且筆者認為教會並不是真的了解到年青人的需要,以為改變了模式,讓他們自由地搞個「大龍鳳」就是他們想要的?又或是勉強他們要參與在崇拜事奉中,就會令他們慢慢喜歡崇拜?

 

       曾經跟幾位年青人分享他們對崇拜的看法,以下都是他們普遍的「真心話」:

「那些詩歌是唱豬、鵝(主,我)嗎?是粗口嗎?」

「那個帶領詩歌的可否提起精神呢?他連自己都沒有被詩歌感動,就叫我積極投入?我而家真係覺得好投入,好感動囉⋯⋯

「那個講道的是住在火星嗎??他似乎不知道地球發生甚麼事??他不食人間煙火的?講了45分鐘,還未斷氣?」

「為甚麼要在崇拜中做這個?做那個?⋯⋯

 

 

坦白說,某些的評語也十分值得我們反省,當然如有雷同,實屬不幸。他們的分享也令筆者明白,年青人真正的需要,不一定是在「形式上」,而是在實際的經驗上,都令他們吃不消,甚至有些時候,我們所謂的「成人」也吃不消,這個問題涉及了崇拜其他的討論,不過由於都不是本文要討論的重點,所以我們在此先放下。

 

那麼,教會可以帶給年青人一個怎樣的崇拜經驗?是不是把他們分出來,讓他們有他們的崇拜,就是好的方法呢?無規矩又何以成方圓?崇拜始終是崇拜,怎樣跟他們定下崇拜的「規矩」?但當要定下規矩時,又要顧及他們的意願、感受,如何才可以取得平衡?

 

其實,我們也要體諒一下年青的信徒吧,不要硬說他們不願意崇拜就怪罪於他們,也不一定是他們的錯,我們也得反省我們有沒有好好地幫助他們參與在崇拜之中。試想想,從小到大他們都沒有機會「淺嚐」崇拜是甚麼一回事,然後突然有一天我們跟他們說:「大個喇!返崇拜啦!」而對於這個崇拜,他們可能根本不知道是甚麼,而且也未必有時間讓他們去消化,俗話說:「硬食!」。或許我們會問:兒童崇拜不也是崇拜嗎?那就要看看我們如何計劃我們的兒童崇拜了,筆者認為關鍵就在於是否與「成人」崇拜有接軌的地方。

 

然後,當我們發現年青人不能「投入」於崇拜時,便找來各方各面的所謂模式,將一大堆坊間東西、價值觀,不論是甚麼,只要他們覺得是好的,就放進他們的崇拜中,但又缺乏對他們適切的教導。當他們長大後,對那些「模式」習慣了,又或是厭倦了的時候,所謂的「成人」崇拜又容納不了他們的回歸,又是轉進另一個死胡同。

 

因此,筆者認為教會應該讓小朋友參與在崇拜之中,至少讓他們可以參與在部分的禮儀之中,例如是唱詩,或是聖餐。目的是讓他們從小就可以淺嚐崇拜的味道,讓他們可以多一點明白和認識崇拜,待他們長大後參加崇拜時,更容易的投入崇拜。我們常常說要讓年青人起來在崇拜中事奉,其實只要好好地從小向他們作崇拜的教導,他們就會是下一梯隊的事奉者,讓他們紮根於真理上,他們是有能力去做很多崇拜的事奉,而且有時候他們所給予的意見,可能會是崇拜更新中一些重要的基石,問題是我們從一開始是如何教導他們走在正確的方向,讓他們在崇拜的規矩方圓之中尋找突破和更新。

基督信仰的崇拜是閤府統請的。

 

榮歸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們。

一個童年的回憶 - 罰抄

posted Dec 6, 2015, 6:12 P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Dec 6, 2015, 6:13 PM ]

[ 劉秀英]

你有甚麼童年回憶?最近我就想起,在小學生年代時的罰抄。罰抄對你來說,是一個動詞,還是一個名詞?動詞者,就是因為你曾經歷罰抄時的痛苦、無奈、及氣忿的滋味。名詞者,就是因為你常聽到老師,向同學發出這個令人煩厭的命令。一般罰抄的內容是:我以後要準時交功課、我以後不再遲到、我以後不再在課室談話、我以後不再/要…等這一類悔改的句子,你有抄過那一種呢?無﹖恭喜你。

 

我當然有經歷過罰抄的滋味,但因為次數不多,而且又是很久以前的事,所以忘記了當年為何要罰抄和抄甚麼了,能留下的片段記憶,是在罰抄為節省時間,有時用單筆抄,有時用雙筆抄。這種方法都不是我發明的,是那些有罰抄經驗的人提供的。但抄完之後,真的會痛改前非嗎?那就不得而知了。

 

罰抄的作用是甚麼?從老師的角度而言,是要讓學生記得所犯過的錯,透過不斷重覆的抄寫過程中,幫助學生記得自己所犯的錯誤,而不會再重犯。但從學生的角度而言,罰抄卻是不能幫助他們悔改,或不會再犯,只會記得老師曾罰我抄寫而已。

 

令我想起這個罰抄的童年回憶,是因為今年10月中,教會舉行執事同工退修會時,我們學習用寫毛筆字來靈修。平日當我用經文靈修時,我會看一段聖經,然後找到某一節有所領受的,花多點時間去黙想,當然有時會快,有時也會慢,或有思想到如何應用於生活的層面中,更可以用行動來回應這個領受,這是我以往的靈修方式。但這次學習用寫毛筆字來靈修,我學習到在神話語中慢下來。在用毛筆抄寫的過程中,透過寫得慢、想得慢、背得慢,而有較多的時間去深化和思考經文。原來用寫毛筆字來靈修,能提高和增添我對經文的思考和默想空間。

 

我是有背書阻礙症的,在小學時候已知道,所以這也影響我日後背誦金句的困難。但當我開始嘗試用寫毛筆字來靈修時,我就會將那天要默想,思考的經文,用毛筆不斷重覆的抄寫,藉此過程不斷思想和背誦,這樣既能讓自己有更多時間去細味上帝的話語。原來這種重複抄寫的動作,能幫助我改善背誦金句的阻礙症,真是有雙赢的果效。

 

就是在某一天,這個重複抄寫經文過程中,突然令我想起童年時的罰抄滋味,雖然現在的抄寫,與當年罰抄是同一個動作,但在意義和效果上是截然不同。現在的抄寫,並沒有被罰的感覺,反而是享受的感覺;現在的抄寫也不會有抗拒和氣忿的感受,反而有渴慕和平靜的滋味。

 

用寫毛筆字來靈修,雖然令我們想起當年的罰抄滋味,但沒有減低我用毛筆抄寫經文的樂趣,這種靈修的方式確實也很適合我。雖然在花費上是用多了一些物料,如紙、筆等;但在過程中,我可以練習寫毛筆字、又得著了神的話在心裡,好處真多。我會繼續努力學習,請為我代禱,有你們經常的提醒,成為我持續下去的推動力。

突破生命的要訣

posted Nov 29, 2015, 7:03 P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Nov 29, 2015, 7:03 PM ]

[ 陳艷玲 ]

人,總是有許許多多不同的問題在打轉,但你曾期望自己能在許多生命問題、限制、困局中突破嗎?

在箴言三1-10智者就教導我三個重要的生活向度,第一「要思念謹守主話語V1-4」、第二「要專心仰賴主帶領V5-6」、第三「要敬畏尊榮主聖名V7-10」。在這三個生活的向度,實實在在能帶來上帝的祝福,讓我們能在許多生命的問題、限制或困局裡有所突破。

 

要思念謹守主話語 (箴言三1-4)

我們確會因過去挫敗…種種問題,人生就像被打住了,但智者在箴言三1-4:「我兒、不要忘記我的法則,你心要謹守我的誡命,因為他必將長久的日子、生命的年數、與平安、加給你。不可使慈愛誠實離開你,要繫在你頸項上、刻在你心版上。這樣,你必在神和世人眼前蒙恩寵、有聰明。」智者一開始就強調,也特別提醒我們要思念謹守主話語。這裡所提到的「法則」、「誡命」都是指向上帝的話語,而這些話語,是要我們用心去牢牢謹記——要時時刻刻都在思想上帝的話語,直到能存記在心上。奇妙的是,當上帝的話語,刻在心裡,深化在我們生命裡頭時,上帝的話是可以翻轉我們對自己錯謬的認定。這樣豈不是突破了我們生命某層面的局限,也在打開與他人互動之間的聯繫,自然在心靈裡也得著平安、安穩、生活也充滿喜樂。

所以我們要時時刻刻默想上帝的話語,如此,我們首先要養成靈修的習慣,並在靈修時,把觸動自己的經文抄寫下來,帶在身上,一有時間就把它拿出來用心閱讀,讓它存記在心裡,務求連自己的心思意念都受其影響,讓生命得以更新而變化。

 

要專心仰賴主帶領 (箴言三5-6)

要突破生命的限制,除了要思念謹守主話語,也要專心仰賴主帶領。箴言三5-6:「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必指引你的路。」在這裡,智者在告訴我們,要專心,不要三心兩意,要認定主是唯一支持自己的那位,唯有祂是自己所倚靠的,亦相信唯有主,祂才最清楚我們生命裡種種問題所在,祂會指引我們走向正確的方向,這個也是我們能走向上帝在自己人生命定的起步;不要自以為是,單憑過去不俗的經驗就自滿,以為自己甚麼都勝人一籌,因為人不管自己有多麼的聰明或擁有人間的機智有多深,但永遠都是無法與上帝相比的,所以要生命有所突破,就要專心仰賴主帶領。

我們要専心仰賴主帶領時,當然不可少的是禱告尋求主,讓我們有了主話語成為生命成長的根基,再加上以上帝的教導作為尋求主的方向,同樣重要的,每當從上帝那裡有領受時,都要筆錄下來,這可成為我們的靈程日誌,記錄上帝每次在生命中的帶領,也是每次生命突破的記錄,看出自己生命成長的進路和人生歷程,每每種種的點點滴滴,都值得向主發出感恩的心聲。

 

要敬畏尊榮主聖名 (箴言三7-10)

要突破生命的困局,智者再提醒我們不單要思念謹守主話語、要專心仰賴主帶領,還要敬畏尊榮主聖名。箴言三7-10:「不要自以為有智慧,要敬畏耶和華,遠離惡事,這便醫治你的肚臍,滋潤你的百骨。你要以財物和一切初熟的土產,尊榮耶和華。這樣,你的倉房,必充滿有餘,你的酒醡,有新酒盈溢。」

從我們對上帝越加認識,上帝是聖潔、尊貴、公義、全能、信實、守約、慈愛、憐閔…,智者強調要敬畏尊榮主聖名,換句話說,就算生命仍被罪所困,仍在掙扎時,卻選擇要順服主,愛主所愛、惡主所惡的,仍願盡心、盡性、盡力地敬畏主;同時也正顯示上帝以祂的屬性來雕琢我們的生命,讓我們在原本已找不到出路、被罪轄制、或正在奴役的生命中經歷主恩,繼而突破自己生命的困局,使得自己的生命得著從上帝而來的各樣豐富,及屬天祝福,結出屬靈的果子。就在這時,我們要敬畏尊榮主聖名,要把剛從主恩而得來的一切初結出的屬靈果子,呈獻給主,將自己完全的獻上。

 

要謹記:我們是被上帝愛著的一群,上帝早已有祂一套完美的拯救計劃——祂的獨生愛子為我們的罪而犧牲,祂死了,第三天復活,祂戰勝罪惡死亡的權勢,這些祝福,上帝早已為你我所預備;就只欠你是否決心去支取呢?!就是「要思念謹守主話語」來更新生命,「要專心仰賴主帶領」來走上人生命定的起步和紀錄生命成長的進程;「要敬畏尊榮主聖名」來把剛從罪的奴役被釋放出來所得的屬靈果子,再完全的呈獻給主,如此,我們的生命怎能不突破呢?!

要讓兒童定期參加成人崇拜的五個理由

posted Nov 19, 2015, 6:05 P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Nov 19, 2015, 6:06 PM ]

[周君善]

最近上演的電影《見習冇限耆》(The Intern),講述羅拔迪尼路飾演的白金退休專業人士,因感到退休生活的苦悶,而想再次投入職場,而往網購公司做見習生,被調派跟著年齡可做他女兒的創業女強人共事。故事藉由這兩人的不同,帶出長者有豐富的工作與人生經驗,可成為年青人的借鏡,同樣,長者又需要向年青人學習怎樣運用社交媒體。兩代之間確是有差異,卻可互相欣賞,能一起共事,建立友情。像這樣的情況是否也會在現今的堂會出現?胡志偉牧師寫了一篇文章《跨代同行》,他指出現今的堂會過度重視「分齡牧養」,帶來是把兒童與青少年分隔出去;教牧若不智慧地與刻意地於整體堂會事工規劃作出平衡,就會向下一代傳遞錯誤信息 :「大堂不歡迎你們,請勿干擾我們安靜崇拜。」堂會把不同世代分隔,卻甚少思考怎樣促進世代關係之互相補足。當我們正努力要好好牧養青少年人,及兒童時,同時也要在成人牧養上將教會整體是基督身體的觀念落實在成人的崇拜中,才能有效將信仰從一代承傳到下一代。

 

在臉書看到一篇文章,名為《要讓兒童定期參加成人崇拜的五個理由》(5 Reasons Children should be in the Main Service Regularly)。作者Tamera Kraft在兒童事工事奉了超過三十年,也創立了一個兒童事工的機構,更在2007年獲得了全國兒童領導協會的終身成就獎狀,是一位很有心帶領兒童事工的姊妹。以下是她的分享。

 

我是一個倡導有兒童教會的人。現今有人提出不同的理由要有適合他們年紀的兒童崇拜,故此就有人將兒童崇拜與成人崇拜分開。雖然孩童是需要有兒童的教會才能學會如何去敬拜神,但他們也需要定期在成人崇拜中與基督的身體保持聯繫。不同教會對於「定期」有不同定義,在我所事奉的教會中是每月一次。有一些教會因某些原因可能是每季一次,我認為最少也要每季一次,原因如下:

 

不能因為方便的原因將兒童在整個身體中移走。不少教會因為要讓成人可以專心崇拜而不受到兒童噪音的騷擾而將兒童與成人分開崇拜,這是好意,但在使徒行傳沒有提及要建立一個專業的崇拜,也沒有提到崇拜只為滿足我們自私的需要,聖經卻有提到不要將孩童放在一邊。馬太福音19:14「讓小孩子到我這裏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兒童是屬於基督身體的一部分。聖經從沒有提到兒童是
一個分開的身體,他們是身體中重要一員,不能在每次教會聚集時將他們摒棄。在猶太人的住棚節,所有以色列人都聚在一起聆聽律法的宣讀,孩童也在一起聆聽及學習敬畏上主。保羅給以弗所的信中,他教導孩童要在主裏聽從父母,保羅的信也是為孩童而寫的。
 
兒童需要有如何敬拜的屬靈榜樣。如果孩童從未參加成
人崇拜,他們永不會知道如何崇拜及有何期待。
 
兒童需要感覺他們也屬於教會的大家庭。如果孩童經常與基督的身體分開,他們不會感到是屬於這信仰群體;除了那些參與兒童事工事奉的弟兄姊妹以外,其他人是無法認識孩童們。
 
兒童若感受不到屬於教會群體,當他們長大之後就會離開教會。試想下一個兒童在整個成長階段從未參加成人崇拜,他們每一個主日有遊戲節目、唱詩有動作、以話劇及有互動的形式學習聖經。突然間,到1012歲、或18歲時,他們要升到成人崇拜。音樂是陌生的,沒有遊戲、沒有話劇、他們從未試過聽30分鐘的講道,沒有認識的人,而且沒有糖吃!這是一個文化衝擊。當孩童從未參加過成人崇拜時,結果,不到幾個月、或幾個星期,他們就不會再來。就算父母勉強他們,到了18歲他們也會跑掉!這樣的人會找一些可以令他們開心,使他們不感覺到悶的教會。如果找不到,他們就會離開教會,這也是為甚麼很多年青人不參加教會的原因。因為他們從來都沒有成為教會的一部分。

去錯地方拜錯神

posted Nov 12, 2015, 10:00 P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Nov 12, 2015, 10:00 PM ]

[ 葉穎麟 ]

近日在互聯網中閱讀了一篇文章:《8 Reasons the Worship Industry Is Killing Worship》。文章討論所謂的「敬拜工業」如何危害著崇拜,以下是它的連結:http://www.patheos.com/ blogs/ponderanew/2015/10/19/8-reasons-the-worship-industry-is-killing-worship/。作者在文中談及了一些絕對值得我們去反思的崇拜問題:究竟我們應該如去看待今天「敬拜工業」的存在?這是一回甚麼的事情?是否真的在危害著崇拜?當中有那些是我們可以學習的?

 

作者在文章中分享了好幾個原因,其中一個令筆者最有共鳴的,就是作者說「敬拜工業」的做法,令音樂成為了聖餐的補替品,誤把音樂變成為了崇拜中的聖禮,音樂也成為了崇拜中的「唯一」。他還打趣說,若大家不認同他的說法,大可嘗試在教會崇拜中每次也舉行聖餐禮但一個月就只有一次「有音樂」的崇拜,看看結果會如何。音樂成為了崇拜中的餅和杯,而帶動出來的就是會眾的情緒,而這些情緒就帶動了會眾的信仰。

 

筆者一向都認為在崇拜中沒有聖餐是一種缺陷,因此十分認同上文作者的這見解。基督信仰的崇拜是以三一上主為唯一對象,以基督為中心,在聖靈裡敬拜;那麼,甚麼可以最直接踐行這個崇拜的理念?筆者會毫不猶疑地說答案是聖餐。當然我們也可以透過詩歌的內容或崇拜中的其他禮儀去言說和踐行這個信仰的核心,但聖餐卻最能夠具體地把信仰踐行了出來,是一個群體的信仰行動。而且自從第一代的基督徒開始,崇拜就是離不開聖餐,這也是基督的吩咐。或者,正如上文作者所說,今天的崇拜可能不經意地,誤把音樂變成了崇拜中的餅和杯。崇拜中的音樂絕對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功能,但卻比不上聖餐可以把我們直接帶進三一上主的同在之中。

 

另一方面,上文作者亦分享了一些觀點,都是環繞著這些「敬拜工業」中的音樂對崇拜的影響,他認為這些「崇拜」中的音樂都是比較商業化,原因就是當製作這些「崇拜」,最後的目的總離不開要讓「入場觀眾」有好的感覺,要有時代感,要與當代的音樂文化接軌,這樣很容易就做成了一個以「娛樂為本」的崇拜文化,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消費主義」。而且久而久之,除了會令人錯覺崇拜的基本或唯一素就是音樂而忽略了崇拜中其他應有的原素外,還會製造了一些崇拜明星(Worship Stars)出來,就是那些很有「魅力」的崇拜帶領者,信徒總會慕名而來參加這些崇拜活動,簡單而言,一個新興的「敬拜團隊」,它的號召力總不及那些接近二十年的「泉水」吧,買票時總會有人說過:「未聽過呢隊嘢喎,尐嘢得唔得?」。加上上文的作者認為當中某些的音樂創作,在神學上有一定的不足,甚至他形容為:差的神學(Bad Theology)。

 

筆者承認,在製作這些「崇拜」的時候,的確是離不開「如何吸引觀眾入場」這個考慮,這也是筆者過去在音樂機構中服事的經驗,無論於起初如何討論內容、聖經等等,最後都是要面對這個問題:「那麼,這樣的設計,觀眾會喜歡嗎?是否需要再想想一些驚喜的⋯⋯」然後又是要面對賣票的狀況,又是要宣傳,又是離不開「要吸引觀眾入場」。即使是所謂「免費派飛」,也不一定會有入場人數的保證,而這種供與求的關係,就正正是消費主義的爪牙。的確這種心態,也伸延到教會之內,信徒對教會的崇拜開始有錯誤的要求:一個出席過某某聚會的信徒可能會不滿意教會的崇拜只有4-5首詩歌,既沒有型人歌舞一番,音樂的鋪排又不夠Pop,又沒有強烈舞台效果⋯⋯對於這樣的要求,筆者可以肯定地告訴他,你要的不是崇拜,而是音樂會。

 

不過話說回來,教會也得要爭氣一點。

 

那些「敬拜工業」的同工們,為了聚會,用盡努力和腦力去泡製極高水準的音樂和內容,這是十分值得欣賞的!某程度上教會更是要覺得慚愧的。本來,崇拜的事情,就是教會中最重要的事情,是教會應有的專業。可惜的是,很多教會在崇拜的事上變得越來越不專業,聽過有些教會的牧者,起初以為把崇拜的事情外判給弟兄姊妹就可以了,誰不知當問題出現的時候,已不能把失控的情況扭轉過來;又或是負責帶領的草草了事地練習了,然後就在崇拜帶領時「聖靈感動,亂帶一通」;作為樂手,往往又不願意付出多一點時間去練習,但又說好想彈得好一些⋯⋯這樣教會的崇拜事工是不會向前進步的。向前進步的意思,不是「製作」上的進步,而是我們作為教會有沒有好好牧養和栽培信徒,或是某某機構近日爆紅,就請他們來分享下,帶領下崇拜,然後就如copy cat一般,死抄難抄?只有花拳繍腿而欠缺內功心法。筆者認為,這不是那些機構有甚麼問題,而是教會在崇拜的事工上太短視,以為有那些外殼就可以了,卻欠缺了崇拜神學上的反思和深度;而作為信徒,又誤把那些近乎音樂會般的崇拜節目當為崇拜的全部,以為教會的崇拜都應該是有樣學樣,而產生了錯誤的觀念和期望。就是這樣,崇拜被踐踏了,而我們,亦去錯了地方,甚至⋯⋯拜錯了神。

 

榮歸聖父、聖子、聖靈的名。阿們。

每個人心中都有另一個自己

posted Nov 5, 2015, 5:59 P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Nov 5, 2015, 6:00 PM ]

[ 范斯琪 ]

最近與幾位友人聚舊,其中一位已多年沒見。彼此寒暄的時候,一位輔導朋友派卡片給這位多年未見的朋友,沒想到她的反應頗大:「我沒有這個需要,不用給我。」對於她的反應,當時只感到她有點過敏。接下來,她分享到自己過去十多年的經歷– 生意失敗,被一起做生意的朋友出賣,欠下巨債,為還債吃盡苦頭,看盡人情冷暖,捱過很多苦、受過很多氣。不過慶幸的是,辛苦的日子已捱過,今天她的生意已做得有聲有色,每年還可花數個月的時間外遊,現正開始計劃提早退休。大家也為她能擁有安定、舒適的生活感到高興,甚至有點羨慕呢!當天晚上,聚會就在愉快的氣氛中結束。

 

誰知就在第二天清晨,這位朋友突然在群組發表了「斷絕來往、永不再見」的信息,然後便即時退出了群組。由於信息內容模稜兩可,大家也摸不清原因,她大概是覺得我們在言談間「看不起」她。對於她的決斷,我們只感到無奈,也不明所以。事後,與其中一位朋友通電話,大家想了很久也理不清到底是甚麼「觸發」(trigger) 她內心的痛處。收線前,朋友總括了一句:「到底她的內心有多傷,以致一句說話、一個表情、一個她覺得不被尊重的語態,便足以令她心中的計時炸彈,一觸即爆,甚至說出不讓自己有轉彎餘地的說話?」或許這個問題,連當事人也未必懂得回答,因為她可能連自己內心的狀況也不清楚,又或者不想面對。人生的可悲之處,或許不在於出現問題,而是「不知道」、或「不接納」自己已出現了問題。

 

剛看完區祥江博士的「不減不增」。其中一篇文章提到,有人把內心比作一間屋,裡面住了很多客人,有些客人很友善和受歡迎,另外有些卻不容易相處。那些客人的名字可能叫作「失望」、「內疚」和「後悔」。為了避開這些不易相處的客人,我們尋找不同的方法,選擇令自己忙碌,這樣便不需與這些客人直接碰面,甚至可以忘記它們存在。然而,不碰面就代表它們不存在了嗎? 當這些負面情緒積聚,慢慢便會在心中形成「計時炸彈」,隨時一發不可收拾,傷己又傷人。

 

所以,我們需要有「獨處」的時間。當自己的心安靜下來,那份靜默迫使我們正視自己,就是這時候,那些不易相處的客人就會與我們面對面碰個正著。它們雖然不可愛,但也是你我心居中的一份子。正如區祥江博士所說,安頓自己的情緒就好像收納好自己家中的雜物,正視和收納後,內心就多一份舒適的自由。

 

所以,我們要騰出獨處的時間,趁獨處時找回自己。當一個人獨處時,正正就是在和自己相處,另一個你就像是一個新相識的朋友,有很多有待發現的地方。你作為「他/她」的朋友,可以進深的認識「他/她」,更可以鼓勵「他/她」、肯定「他/她」和安慰「他/她」。

 

「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4:23) 弟兄姊妹,你「認識」的自己跟「真實」的自己有分別嗎?每個人心中都有另一個不為人知、不想面對的自己,你願意去認識他/她嗎?

澳門訪宣

posted Oct 29, 2015, 12:17 A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updated Oct 29, 2015, 12:18 AM ]

[ 劉秀英 ]

剛在上星期的六、日,與十三位弟兄姊妹,順利舉行了今年最後一次的澳門訪宣服事。雖然只有短短兩天的行程,卻讓我們經驗到神莫大的恩典。神不但讓我們看到祂對在澳門工作越傭姐姐的關愛,更讓我們看到祂對短宣隊的浩大厚恩。

 

今次我們主要服事的對象,是在澳門工作的越傭姐姐。服事內容:1)有兩天的身體檢查活動、2)出席堂會崇拜、3)主領越傭團契。

 

1) 身體檢查。我們所做的身體檢查,是包括量血壓和血糖。對香港人來說,這是一些很普通的檢查,甚至在自己家裡也可以做得到。但對這身在澳門工作的越傭來說,卻是一件極好的消息。因為她們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做身體檢查,更不用說要花費金錢。她們的工作時間很長,大多是全年無休。只有少部份較好的僱主,會給他們一個月一天假期。因此,能有免費檢查,她們的心裡是非常感激。這些會來到公園的姐姐,是因為要與她的僱主(年老長者),或僱主的小孩子在公園活動,才有機會遇到我們。

 

透過這種服事,很容易讓我們接觸到她們,及與她們談及福音,她們都很樂意聽完福音才離開。我們要多為這些散播在她們心裡的福音種籽代禱,求主使這些種籽在她們心裡繼續發芽生長。

 

2) 堂會聚會。在澳門能找到有做越傭事工的教會實在不多,目前只知道澳門基督教錫安堂一間。這間連老到少不足100人的教會,只有一位即將退休的陳師母在這裡帶領教會。教會的工作本來已十分忙碌,還要加上發展越傭事工,更覺人手不足。而教會最近正在籌備明年60週年的裝修工程,所以更加忙碌,情況與我們在2012時的情況是一樣,所以很有共鳴感,求主供應她們的需要。

 

3) 越傭團契。這個團契是一個月舉行一次聚會,由陳師母帶領幾位越傭姐姐組成,還有宣教士及中信組的幾位姊妹協助進行,團契時間在主日下午2:00-4:00舉行。這次剛好是她們的團契時間,於是我們就內外配合,大部份的隊員和中信組的人,在公園協助進行身體檢查、談福音、及維持秩序,而我就留下帶領團契聚會。但是來的人很多,我們的人手感到很不足夠。最後聽完福音,而仍願意留下加入團契聚會的都有十多人,她們都有一顆愛聽神話語的心,為此感恩。

 

在行程的結束時,神又讓我們再次看到神浩大的厚恩。我們購買的來回船票,原本是去程9:30am,回程5:30pm。但由於此段是繁忙時間,旅行社沒有按我們的要求出票,更改為9:45am去,4:45pm回港,我們也無奈地接受。但是神的恩典真是超過我們的所想所求。出發時,隊員都準時到達,過關順利,哈利路亞,更可以提早乘坐9:15am的船出發。回程時,我們乘坐4:45pm的船回港,開船後約20分鐘左右,有一段航程突然很顛簸,乘客都感到少許驚惶,幸好過了一段路之後就平靜下來了,大家都能平安回家。其後,我們看到新聞報導,有一班在我們之後回港的船發生意外,撞到不明的物體,超過一百人受傷。若我們照原定乘坐5:30開出的船,有可能遇到意外的就是我們所乘坐的船。原來一路平安不是必然的事,這是神額外的恩典。因此,我們要感謝主讓我們平安回港!

點滴分享亞美紐斯派(Arminianism)與加爾文派(Calvinism)的救恩論

posted Oct 25, 2015, 6:10 PM by 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筲箕灣潮語浸信會

[ 陳艷玲 ]

過去的星期,我參與一個很寫意的課程,三天兩夜住在溫泉渡假飯店裡頭,在房間裡我可以靜靜地坐在面對翡翠灣這大海景的客廳,看到海浪一個接一個的洶湧而至,打在岸邊岩石而激起的浪花……;天色時而下著大小雨點,時而有微薄的陽光穿透雲層照著雨後的海灘,都令我們讚嘆上帝創造的奇妙。再加上這次的課程很輕鬆,卻有些信仰觀念是值得我們花時間去深思的。

 

其中有一堂的課程,就講到亞美紐斯派(Arminianism) VS 加爾文派(Calvinism)的救恩論。這兩派別,也常在信徒閒談中,時而說出自己某些看法都會引起爭論的:例如加爾文的是:一次得救,你永遠就得救;而亞美紐斯派的是:上帝給我們人自由意志,當我們得救了,人仍有可能從恩典中墮落的。當然以上只是簡單說出其中一點不同之處,但在你的腦海裡,到底自己的行為模式,或自己的信仰觀是傾向那方面呢?

 

亞美紐斯派認為上帝給與人「自由意志」,雖然人天性是完全的墮落,但人並沒有進入完全的絕望當中,因為上帝能幫助每一個以他的自由意志選擇認罪悔改的人,當然上帝不會影響人自己的決定——上帝卻給全人類有能力(自由意志)去選擇好的和壞的,所以人並非是完全受轄制的機械人。的確,上帝所給與人的救贖是整體、是全人類的,但人是有能力去選擇得救或是拒絕救恩,況且人在這救贖的恩典路上,仍有很多誘惑,不斷引誘人選擇離開上帝,所以這條信仰之路,最終是「滅亡」還是「得救」呢?就在乎你的選擇了!

 

加爾文派卻指出人是完全無力或者可以說是完全的敗壞,所以我們能成為基督徒,是上帝無條件揀選了我們,而人本是沒有自由的餘地,況且我們罪人本來就完全沒有能力,何來有能力來作出選擇呢?這全都是上帝的揀選才可以信主的,是來自上帝的旨意,所以這與被揀選者的順服、信心、悔改無關,全因為上帝給了祂特定的揀選者,這份無可抗拒的恩典,而這些被揀選者的反應——悔改信主,都是上帝揀選所造成的結果。所以人得救與否,並不在乎他的好與壞、各樣種種的情況,只在乎上帝的揀選,是上帝藉著聖靈的能力帶給這被揀選者,完全是上帝的揀選。這樣的話,我們為甚麼要傳福音呢?因為上帝都預定了誰是得救,誰又會走上滅亡之路…,如此,我們又怎樣看自己的信仰生活呢?又如何活出基督的生命呢?得救與否,上帝早已預定,我們還要傳福音嗎?

 

在我們信仰理念裡頭,再深思想想,是否也在兩邊擺動的呢?那邊聽來較易履行,就靠近那一邊的呢?在 腓立比書二12 「這樣看來、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既是常順服的、不但我在你們那裡、就是我如今不在你們那裡、更是順服的、就當恐懼戰兢、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希伯來書五13-1「凡只能喫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因為他是嬰孩。惟獨長大成人的、纔能喫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上帝。」就在這恩典路上,讓我們都能長大成熟,直到見主面時,期望主能認識自己、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並被主稱為忠心、良善的僕人,而非淹沒在這世界之中。

1-10 of 152